文化事业不是“霸总”“甜宠”的堆积

时间:2021-09-26        

  我的大学时光,是在北京度过的。尽管那里的冬天干燥寒冷,夏天又无比酷热,但我始终对这座在朋友眼中“不宜居”的城市,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这份感情,寄托在喧嚣的南锣鼓巷旁,那个小小的蓬蒿剧场里,寄托在拥堵的北四环外,那个宽阔的798里,也寄托在我高攀不上的清华大学门口,安静的万圣书园里。当我感到平淡的校园生活需要加上一点“佐料”的时候,我不需要纵情声色之间,也不需要收拾去远方的行囊,只要走出校门,坐上地铁,自然有戏剧、艺术、哲学与音乐的世界,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等待着我。

  2017年,我结束了6年的校园生活,来到现在的城市,展开了我人生中第一份、也是理想中的工作。当我走进音乐厅的大门,坐在音控室的椅子上,意识到自己从此不再仅是听众,而有机会通过策划表演、引进乐团等方式,为和我一样的听众们“造梦”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曾经的我,在丰富的文化资源滋养下,终于长成了一名能为文化事业添砖加瓦的“小兵”,这让我的心里照满了骄傲的光,也让我的手心和脸蛋幸福得发烫。

  记得当年,在大学的哲学社里,我曾和一个男同学争辩,文化事业对社会到底有多重要——在他看来:文化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上层建筑,聚宝盆玄机。因此只是社会发展水平的自然体现,搞得再好,至多也就是起到一点锦上添花的作用。然而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说经济指标和民生保障直接影响着人们的物质生活,进而决定着一个社会的“下限”,那么文化和艺术的发展水平,则直接与我们的精神世界相连相通,进而决定着这个社会的“上限”。具体到实际生活上,我们能接触、体验到的文化生活越是多元,我们的精神世界也就越会丰富多彩,进而有机会迸发出更多思辨与创新的光芒。

  工作以后,我常常在音乐厅开会时,从领导宣讲的材料中听到“文化强国”的提法。因此,我时不时会思考:当我们谈论建设文化强国的时候,我们谈论的到底是什么?在这件事上,宏观层面的国家纲领性文件,当然会有专业、全面、正式、标准的阐释。不过,从个人体会出发,我觉得衡量文化强国建设水平最直观的指标,就是我们究竟能享受到何种水平的文化生活。在北京的大学岁月,给我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这座城市又多又好的精神食粮。我在工作之后所做的最主要的一件事,也正是想方设法,为与我共同生活的人“烹饪”出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

  在我的愿景中,属于我们的文化强国,应当是一派百花齐放、千帆竞渡的景象。我企盼传统的焕发新的生机,也渴望现代的拥有多种走向;我乐见本土的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也期待外来的给人惊喜的碰撞;我想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阳春白雪”,也希望能坦然地在“下里巴人”面前放声大笑。

  此时此刻,如果只看那些与文化产业有关的数字报表,我们很容易以为:中国早就实现了建设文化强国的目标,我们有着全球最多的读者、香港开码结果今开奖结果查询观众与听众,更有天文数字一般的文化产值。不论是艺术展览还是网络电视剧,我们都绝无必要担心它们的数量。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东西有些是千篇一律的,缺少交流的年轻艺术家们重复地表达相同的“先锋”理念,大众传媒则用连串的“霸总”“甜宠”“古风”让观众满足于最浅表的需求。这种同质化的堆积,或许能够支撑起一个繁荣的“文化产业”,但是却注定无法成就真正的“文化事业”。

  要改变现有的不足,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之所以说难,是因为我们发展文化事业的道路是不平坦的,之所以说容易,则是因为包括我在内,许许多多平凡的文化从业者,都能从自己做起,实实在在地为我们理想中的东西贡献一点力量。当我和同事一起策划未来的演出安排时,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如何把手里的传统文化资源玩出一些新花样,又或者从国外引进什么前所未见的表演形式。与此同时,我们也致力于打破音乐表演形式的框架,在不同媒介形式之间尝试各种各样的融合创新。一个音乐厅的创造,在14亿人的文化市场里或许翻不起多大的水花,但只要有更多和我们一样的人,在做着一样的事,让传统文化、现代文化、本土文化、国际文化在这片土地上共同成长,交相辉映,我们必然能在“美美与共”之间,让祖国的文化事业发展得更加繁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的大学时光,是在北京度过的。尽管那里的冬天干燥寒冷,夏天又无比酷热,但我始终对这座在朋友眼中“不宜居”的城市,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这份感情,寄托在喧嚣的南锣鼓巷旁,那个小小的蓬蒿剧场里,寄托在拥堵的北四环外,那个宽阔的798里,也寄托在我高攀不上的清华大学门口,安静的万圣书园里。当我感到平淡的校园生活需要加上一点“佐料”的时候,我不需要纵情声色之间,也不需要收拾去远方的行囊,只要走出校门,坐上地铁,自然有戏剧、艺术、哲学与音乐的世界,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等待着我。

  2017年,我结束了6年的校园生活,来到现在的城市,展开了我人生中第一份、也是理想中的工作。当我走进音乐厅的大门,坐在音控室的椅子上,意识到自己从此不再仅是听众,而有机会通过策划表演、引进乐团等方式,为和我一样的听众们“造梦”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曾经的我,在丰富的文化资源滋养下,终于长成了一名能为文化事业添砖加瓦的“小兵”,这让我的心里照满了骄傲的光,也让我的手心和脸蛋幸福得发烫。

  记得当年,在大学的哲学社里,我曾和一个男同学争辩,文化事业对社会到底有多重要——在他看来:文化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上层建筑,因此只是社会发展水平的自然体现,搞得再好,至多也就是起到一点锦上添花的作用。然而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说经济指标和民生保障直接影响着人们的物质生活,进而决定着一个社会的“下限”,那么文化和艺术的发展水平,则直接与我们的精神世界相连相通,进而决定着这个社会的“上限”。具体到实际生活上,我们能接触、体验到的文化生活越是多元,我们的精神世界也就越会丰富多彩,进而有机会迸发出更多思辨与创新的光芒。

  工作以后,我常常在音乐厅开会时,从领导宣讲的材料中听到“文化强国”的提法。因此,我时不时会思考:当我们谈论建设文化强国的时候,我们谈论的到底是什么?在这件事上,宏观层面的国家纲领性文件,当然会有专业、全面、正式、标准的阐释。不过,从个人体会出发,我觉得衡量文化强国建设水平最直观的指标,就是我们究竟能享受到何种水平的文化生活。在北京的大学岁月,给我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这座城市又多又好的精神食粮。我在工作之后所做的最主要的一件事,也正是想方设法,为与我共同生活的人“烹饪”出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

  在我的愿景中,属于我们的文化强国,应当是一派百花齐放、千帆竞渡的景象。我企盼传统的焕发新的生机,也渴望现代的拥有多种走向;我乐见本土的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也期待外来的给人惊喜的碰撞;我想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阳春白雪”,也希望能坦然地在“下里巴人”面前放声大笑。

  此时此刻,如果只看那些与文化产业有关的数字报表,我们很容易以为:中国早就实现了建设文化强国的目标,我们有着全球最多的读者、观众与听众,更有天文数字一般的文化产值。不论是艺术展览还是网络电视剧,我们都绝无必要担心它们的数量。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东西有些是千篇一律的,缺少交流的年轻艺术家们重复地表达相同的“先锋”理念,大众传媒则用连串的“霸总”“甜宠”“古风”让观众满足于最浅表的需求。这种同质化的堆积,或许能够支撑起一个繁荣的“文化产业”,但是却注定无法成就真正的“文化事业”。

  要改变现有的不足,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之所以说难,是因为我们发展文化事业的道路是不平坦的,之所以说容易,则是因为包括我在内,许许多多平凡的文化从业者,都能从自己做起,实实在在地为我们理想中的东西贡献一点力量。当我和同事一起策划未来的演出安排时,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如何把手里的传统文化资源玩出一些新花样,又或者从国外引进什么前所未见的表演形式。与此同时,我们也致力于打破音乐表演形式的框架,在不同媒介形式之间尝试各种各样的融合创新。一个音乐厅的创造,在14亿人的文化市场里或许翻不起多大的水花,但只要有更多和我们一样的人,在做着一样的事,让传统文化、现代文化、本土文化、国际文化在这片土地上共同成长,交相辉映,我们必然能在“美美与共”之间,让祖国的文化事业发展得更加繁盛。